当前位置:必威体育手机客户端 > 人文博文 >

换头术靠谱吗?带你去主刀医生任晓平实验室1

发布时间:2017-12-04 阅读:

  更换手术飞吗?带你去任晓平实验室的外科医生10问实话 - 新闻 - 科学网

  \\ u0026

  图为哈尔滨医科大学教授任小平在接受新华网记者采访时说。新华社唯一的照片

  \\ u0026

  \\ u0026

  图为任小平的学生在哈尔滨医科大学医学中心实验室做实验

  \\ u0026

  新华社11月23日电两年前,有一位“中国医生参与世界首例头替换”的消息,哈尔滨医科大学任晓平教授突然陷入媒体漩涡中,一片惊叹,发出疑似的声音,任小平面对新华社的镜头回应了真相或假的替代。当时,他的团队对1000只老鼠进行了实验,成活率为30%-50%,最长寿命为一天。

  \\ u0026

  最近,意大利神经学家塞尔吉奥·卡纳维罗(Sergio Canaveiro)宣布,世界上第一个人体头部移植手术已经成功地在中国进行,在中国进行了手术,任小平参与指导手术,使他再次站在舆论的中心。

  \\ u0026

  那么,谁参加了这个手术?两年来,有什么新的实验进展?实验中有没有被同行质疑的事实?每当这个研究的最新进展被披露,为什么外国专家呢?随着大家的提问,我们走进了中国医生任晓平的实验室,关于他的实验,任小平作了回应:

  \\ u0026

  问题1:您是否确实报告过您已经进行了头部移植并取得了成功?去哪儿?哪位医生?

  \\ u0026

  任小平:这是一个从外语到大陆的报道。有些报道在翻译过程中可能不太合适。我们没有进行头部移植(不是交换),而是用两个新鲜的身体进行,而不是进行人体头部移植手术。具体来说,这个实验去年11月底在哈尔滨医科大学实验室完成,我独立带领团队和医生。我是主人。

  \\ u0026

  问题2:这个实验中的两个实体是从哪里来的?什么是标准的选择?

  \\ u0026

  任小平:实验遗体,由家人签署同意捐赠。该研究已经哈尔滨医科大学人类研究伦理委员会批准。我们使用了两个男尸,这是一个临床前转换实验,对于临床模拟,至少有两个尸体从性别,形态,颜色尽可能接近。

  \\ u0026

  \\ u0026

  图为在采访中,任小平的同学正在试验,新华社只有孟照

  \\ u0026

  问题3:您是否考虑过披露实验性的网站图片,视频,数据和其他问题的答案?

  \\ u0026

  任小平:这是我们科学工作不是恐怖片的。这种手术不是一般的手术,有些图片是不能透露的。为什么?所有的普通人都不能容忍社会的宽容。我在发表的文章中没有使用实际的插图。 (虽然所有的数据,图像和图片都可以获得,但是我在杂志上发表的插图是画家手术的插图。

  \\ u0026

  \\ u0026

  图为任小平第一次头部移植手术设计的部分方案

  \\ u0026

  问题4:脊髓神经修复是有疑问的头部置换的一个关键点,目前,动物实验的进展是什么?

  \\ u0026

  任小平:脊髓修复问题对于术后恢复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,对于第一次移植不能起到临床成功的决定性作用。这两年我们开始做老鼠,一共做了几十个例子,不头(关),但是第一部分的脊髓少了,大概存活率达到90%以上,大鼠存活时间最长的是一个月。在成功实验的基础上,约20例犬脊髓损伤(实验),犬的存活率在90%以上,最长的存活时间为一年。

  \\ u0026

  \\ u0026

  图为在脊髓横断手术不同阶段恢复的狗的拼图照片。信息片

  \\ u0026

  问题5:俄罗斯志愿者最终选择了传统的保守治疗方式,您担心的是未来志愿者体内实验缺乏吗? \\ u0026

  \\ u0026

  任小平:我找到了很多的志愿者,总有打来的电话,有国内外的。现在没有临床手术的考虑,志愿者的问题对我们来说并不是紧急的,在这些科技问题解决的一天之后,我们会选择其中的一个作为向临床转型的过渡,但是我认为还为时过早。

  \\ u0026

  \\ u0026

  照片显示,任小平(右上)和意大利医生卡纳瓦罗(左上)在美国的一次会议上进行了会面。 (重拍照片)新华社唯一的照片

  \\ u0026

  问题6:意大利专家首次披露新发展时,为什么有什么担忧?

  \\ u0026

  任小平:卡纳维罗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合作伙伴,所以我们的实验每一步都知道,而且我知道所有的进展,而且我们经常发表文章,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,都很开心在重大科研成果发表之前现在就向媒体透露,两国人民的性格和中西文化的差异是不同的。我喜欢按照正常程序在权威期刊上发表我的研究成果。

  \\ u0026

  问题7:哈尔滨医科大学做这样的头部移植相关的实验研究是什么态度?

  \\ u0026

  任小平:当然是支持的。如果我不支持或不在这里做这个研究,我已经回来了五年。

  \\ u0026

  问题8:用户有疑问:如果不成功,操作失败,还是由于死因?

  \\ u0026

  任小平:医生是职业风险职业,医生不是上帝,每一次手术都有其风险。如果医生做每一项手术都能100%成功,那么医生就不会做了。

  \\ u0026

  \\ u0026

  图为任小平指导学生做大鼠脊髓损伤实验。新华社唯一的照片

  \\ u0026

  问题9:你如何回应道德挑战?

  \\ u0026

  任小平:自从头部移植成为社会热点争论的焦点之后,其伦理问题一直是讨论和讨论的主题。我希望这种争议是建设性的而不是破坏性的。只有当我们所有人都有建设性的时候,我们才能快速前进。

  \\ u0026

  问题10:人类距离替换有多远?第一个人类头部移植模型是什么意思? \\ u0026

  \\ u0026

  任小平:这个问题头移植,没有时间表,没有具体的去哪里做。今天我可以说,我们已经迈出了一大步。对于一些最棘手,最具挑战性的中枢神经问题,我们取得了很好的效果。该模型的意义和价值在于提出未来头部移植的首次临床治疗方案,临床手术方案,策略。 (策划:周红军翁卫青文:黎采访:闫冰光韩佳琪摄影:孟萌杨昊)

  \\ u0026

关键词: 人文博文